深藏在新竹尖石鄉的森林中,
原始的泰雅族原住民部落,
以往被稱為「黑暗部落」,
因為直到1979年才有電力的供應,
也一直到了1995年,
正式的車用道路也才正式暢通,
司馬庫斯才算漸漸的被社會大眾知道,
原來在深山之中,
還有這麼一個原始的原住民部落!
壯遊 在司馬庫斯距離上次的壯遊台灣相隔不到半年,
上次是在宜蘭貢寮海邊悠哉的划著獨木舟,
(詳情請見:【壯遊台灣】足踏手划遊貢寮)
這回則到了西半邊新竹尖石鄉的司馬庫斯,
可說是上山下海都玩過了。

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

司馬庫斯算是很晚與外界接觸的部落,
尤其地理位置大概就可以略知一二,
夾藏在新竹與宜蘭交界附近,
不僅電力供應來的晚,
連對外交通也不過是短短15年的事情,
在以前沒有路沒有電的情況下,
一切保留著原始,
光是上學就得拔山涉水的從一個山頭到另一個山頭,
每週一早上出發,經過四個小時的步行抵達學校剛好吃中餐,
週間住校,到了週五才又回到部落之中,
這也難怪只要能夠獨自走路去上學,
就可以得到滿分的成績。

壯遊 在司馬庫斯

對於生長在都市裡長大的我們,
有水有電似乎是在平凡不過的事,
出門有各式交通工具代步也非常普通,
但對於原住民來說,
可能就是他們必須努力許久的目標。

壯遊 在司馬庫斯

即便是道路開通,要進到部落仍不是件易事,
受限於道路寬度,只有中小型車可以進到部落,
從內灣一路向上開,還得花費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的車程。
髮夾彎特多的山路還崎嶇不平,
尤其是最後的司馬庫斯16k更是顛簸,
給要搭車上山了人一個建議,
除了司機還有負責讓司機保持清醒的人以外,
沒事就睡覺吧!
免得都將吃進去的又回歸給山林了!

壯遊 在司馬庫斯

 

迎接我們的是部落長老為大夥舉行祈福儀式(Psbalay),
壯遊 在司馬庫斯
儀式分為三個部分:
將葉子一內一外的疊放在一起,再從上方踩過,
象徵的是所有來到部落的朋友可以平安的來也平安的回去。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
長老會用手將水噴在每個人的頭上,
代表的是每個朋友心境能夠平靜。
壯遊 在司馬庫斯
壯遊 在司馬庫斯

最後則是每個人要沾一指鹽巴吃下,
鹽巴對於原住民是十分珍貴的,
對於山上無鹽的環境,
以往就只能靠著以物易物的方式,
和平地人來交換。
鹽巴則是用來驅趕身上的邪靈,
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
透過三個儀式,可以讓每個來到部落的朋友,
在身、心、靈都能得到力量。

原住民部落常會看到一大片的竹林,
對他們來說,
竹子是十分有用途的植物,
除了可以砍下來當建材以外,
最大的功用是可以讓土地休息,恢復肥沃。
除此以外,
如果一整片的平地竹林的話,
還有可能是他們祖先所曾經生活的聚落。
(一樣 用過了還是栽種竹子 讓土地回歸山野)

壯遊 在司馬庫斯

對我們看起來很像的竹子,
對於原住民來說可是不一樣,
看一看敲一敲就可以知道這株竹子的歲數,
(隨著年齡增長,竹皮的色澤會越深,聲音也會更成熟)
不同年級的竹子依照特性不同,
有的較硬,有的較有彈性,
所應用的層面也不同。

壯遊 在司馬庫斯

這時候我們要來學習如何砍竹子&鋸竹子,
一來是為了等會的竹子DIY教室,
另一個則是第二天的午餐-竹筒飯!

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

對於泰雅族原住民來說,
主要的食物並不是稻米,
而是黃橙橙的小米,
(如果常去吃北方麵點,對小米粥應該不陌生。)這些收成的小米會在曬乾之後,
被儲存在榖倉內!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壯遊 在司馬庫斯

在榖倉的四根柱子下,
卻有一個半月型的裝飾,
下方也包上了鐵片,
大家可以猜一下到底是為了什麼?

壯遊 在司馬庫斯

答案其實就是防止鼠輩們,
但是聽說老鼠還是會跑進去,
非常的神通廣大。

在半天的車程消耗下,
第一天的時間過的特別的快!

晚上大夥隨著當地嚮導之下,
前往晚上的生態公園夜遊。
白天和晚上的野外截然不同。
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
周遭是開了立體聲外加強化重低音的森林交響曲,
此起彼落的奏個沒完。
對於我們聽起來似乎都一樣的聲音,
但在原住民的解讀可就完全不同,
可以從中間聽出有什麼動物在附近徘徊,
關係的到我們能不能看到一些special的動物。
(雖然最後我們還是沒有看到飛鼠。)

晚上的星光閃閃,
毫無光害的夜晚,
這大概是我在台灣看過最漂亮的星海了,
忽然夥伴們一陣驚呼「流星!」,
當我抬頭往上一望卻早已躲了起來。

伴著陣陣蟲鳴叫聲,
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沈沈進入夢鄉
這,
是在司馬庫斯的第一個夜晚!

創作者介紹

想飛 JOE要勇敢追

chi2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