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復興航空GE 235,ATR72-600型飛機,早上10點多從松山機場起飛前往金門,在起飛後2分鐘,墜毀在南港附近的基隆河上。
當然事故的發生原因還有待相關單位釐清,到底是不是因為機件故障導致,不過我想來說說迫降這件事情。

對於我這個航空業的逃兵來說,因為自己飛過,所以我很佩服飛行員,因為他們必須具備很強的心理特質,才能夠在危機當中臨危不亂,在短時間內把狀況排除,如果真的不能解決,也要將傷害減到最低。而飛行訓練之中,有某些科目是非得把自己搞到快失事再自己救回來,我每次想到都還是怕怕的,為什麼要把自己搞的那麼狼狽,但事實是,也唯有這樣的演練,才能讓這些變成如同本能般的習慣,在危險時有能力去處置。

其實每個合格的飛行員對於迫降這件事情都不陌生,因為從學飛開始,這就是一個很重要的科目。當Joe還在美國受訓的時候,我們都要把一本Checklist帶在身上,裡面寫滿了每個情況發生時,所需要的檢查及處置,有些是要背的,有些則是要邊做邊飛。裡面有幾頁是特別用紅色的紙印製的,代表那些都是緊急情況的程序,而裡面大概就是災難大全,迫降、引擎失效、火災...等等,當然這些東西都是需要演練的,因為誰都不知道哪天自己會遇上這些麻煩,當然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多半都會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來操作演練,譬如起始的高度比較高,並且會事先設定最低的回復高度,以免變成了真正的緊急狀況。

在檢定的時候,教官也都會把這些當做考題,有時候忽然對你奸笑了一下,然後把油門關了,這時候飛機就開始是無動力狀態往下掉了。雖然現在的飛機都有將失去動力情況給考量進去,將外型流線化,而螺旋槳飛機的槳葉也會調整到特定的角度,都是為了延長飛機的滯空時間,因為在天空停留的越久,飛行員就會有更充裕的時間去思考應該要如何處理。但畢竟飛機還是金屬做成的,還是會因為地心引力向下掉,所以把握時間做每一個動作就考驗著飛行員的能力與抗壓力。

狀況發生的時候,腦袋瓜一面背著檢查的項目,看看能不能再把引擎發動起來,如果真的不行,就只好開始真正執行迫降。第一個會思考附近有沒有機場,如果有,那是不是來得及折回去,再來看看附近有沒有公路,還要選擇筆直的公路,上面沒有電線的。(從高空還要看到有沒有電線真的是很哭杯的一件事),如果找不到,那就在田吧!田還要選擇是褐色的田,如果是綠色的,可能上面還有種一些東西,下去可能會撞到。如果真的不行,那就避開人口密集的地方,找個地方下去吧!

亞利桑那州是沙漠州,美國的路也都很大條,美國的通用航空也很發達,其實正常來講,可以用來迫降的地方應該還算不少。尤其對於某個區域很熟練的時候,大概哪裡有路, 依稀都會有概念。但我記得我有次考試,被教官帶到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地方,一面做程序,一邊飛飛機,當背的程序做完,有空的時間還要把剩下的不用背的繼續做下去,想像你一邊開著時速超過100公里的車,眼睛除了要掃checklist,一邊做動作,還要一直看到底哪裡可以降,雖然知道是演練,但心臟還是噗通噗通跳,汗珠也一顆顆滴下來。看到了一個像是體育館的地方,直覺那邊應該就是市區,立刻掉頭轉向另外一邊,但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過,高度越來越低,心理也越來越慌,好不容易讓我看到了一條還算直的路,開始飛過去,結果越靠近才發現糟了,路的兩邊是一根根的仙人掌,不過最後教官還是有讓我PASS,至少我沒有選擇往人多的地區撞。

教官對我說,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雖然那裏是仙人掌,那還是撞下去吧,因為一來這些障礙物可以減緩你的衝力,二來,至少傷的是你自己,沒有波及到別人。

對於載人的民航機駕駛而言,背負的壓力更大了。當時在失事班機上的三名教官,在台北這個人口密集的區域,只能選擇一個較空曠的區域,盡量避免傷及無辜,在有限的時間內,做了一個他們認為最好的決定。雖然最後依然造成了傷亡,但他們一定盡力了。對於那些嗜血媒體、放話立委、爆料名嘴,就請你們摸摸自己的良心吧!不要再製造動盪的不實言論了。

只希望未來世界的天空能更安全,憾事不再發生。

R.I.P

 

創作者介紹

想飛 JOE要勇敢追

chi2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