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到我的msn暱稱的,
大概都會看到我上面一整天都掛著
「可惡G8 Mr. T 滾回美國去」說起這位Mr. T呢!
他是我們客人的PM,
所以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會插進來管,
不管他懂不懂。

之前在台灣就已經受夠了他的氣了,
要求東要求西,
你要求他的,
他都不見得會鳥你,
但是他要求你的,
就一直催催催,
催到你想砍人。

話說今年農曆年,
好不容易在過年前幾天剛從芝加哥飛回來,
想說直接請假回家休息過年。
沒想到又被公司奪命連環call,
這T先生還直接要跟我們的PM要我的手機,
說要直接打給我,
還好當時的PM把他給擋了下來,
沒把我賣出去。

這人喔,
自己過聖誕節的時候人就不知道跑哪去,
像是人間蒸發一樣,
我們過農曆年時,
就是這樣對待別人。

我們到美國去的時候,
這個愛玩Snow Board的傢伙,
老是禮拜四就開始跟我們說"see you next week!!"
因為他禮拜五就請假去玩了,
媽的我們大老遠跑來這邊,
你給我跑去玩。

其實後來到美國去,
我也不太想理他,
看到他眼神望過來,
我就把頭轉到另外一邊去,
不然就趕快假裝跟同事在討論,
反正我們講話的時候,
他也不會自討沒趣插進來。

到是有一次要回台灣前,
最後一天進他們辦公室,
我們最後在打包準備回旅館了,
他忽然就問了我喜不喜歡這種做事的方式阿?
(意思就是我們飛過去美國)
為了不讓場面太難看,
當然得講些場面話,
類似「這樣可以很快解決問題,很好阿!
不過就是比較累人!」之類無關痛養的沒營養推託詞。
實際上心裡的OS是「只要不要讓我看到你就好!!」

本來想說案子結束,
那一切就塵歸塵,土歸土,
你在美國好好當你的PM,
我在台灣努力當我的RD。
結果他又跑來台灣了,
雖然不是因為我的案子。

早在前一天看到總務在製作歡迎牌時,
我就跟他講說我要做一個小紙人,
貼在他的名字後面,
開始拿針扎!!
等到他進公司的那天,
我再來個相印不理,
一切真是多麼完美阿!

結果到了那天,
想說我的隱藏應該很好,
他直接進會議室乖乖坐好就好,
沒想到忽然跑出來作測試,
而且剛好就在我的隔壁,
當下第一反應就是趕快頭轉過去,
裝作很努力的樣子,
沒想到他竟然自己來拍我的肩膀了.......

我的情感鬥不過我的理智,
給他來一個回朦一笑帶點訝異的表情,
「哎呀!好久不見,你怎麼來了」(請自行轉成英文)
當下就覺得自己很噁心....
又不能馬上結束,
只好又哈拉了好幾句。
好不容易他又看到新的獵物,
跑去找其他人聊天了。

唉!
現在在社會上面,
這種陪笑的場合真的是層出不窮阿,
客戶又得罪不起,
只好有時候犧牲自己的良心跟人格,
套句別人說的,
「恭喜你又向社會化跨進了一大步阿!」
創作者介紹

想飛 JOE要勇敢追

chi2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cInnis
  • 你好假喔
    沒尊嚴 沒人格啦

    又像前邁一步囉
  • JOE
  • 沒辦法
    社會就是這樣子

    而且他是客人耶
    出錢的是老大

    反正做ODM,OEM本來就沒啥人格了
  • cactus1021
  • 讓我想起我辦公室那些內症部疫症署的長官們
    有事沒事只會在那邊想些莫名奇妙的流程跟需求
    自己電腦不知道怎麼搞壞了 就會來煩你去幫修
    聚餐的時候又只會開口說
    "這些工程師我們都不太熟,因為只看的到背影"
    翹班了被查班 PM還得幫忙cover

    只得到一個結論:

    趕快去考公務員當官吧~
  • JOE
  • 公務員似乎也不見得好阿...
    這種官僚文化也是很讓人討厭....

    所以
    不要工作
    在家就有薪水領最好
  • cactus1021
  • 跟長官吃飯的感覺
    我只能說
    當官的要領就是要會"逢場做戲"

    話說回來

    跟你現在做的事情有什麼兩樣? XD
  • JOE
  • 所以嘛

    真是無趣的工作
  • william
  • 妳輸了!

    最高招的應該是跟她很熱情相處

    然後背後捅他一刀

    當她發現這刀柄上面沾有你的指紋時

    妳已經帶著他的老婆和財產遠走高飛

    她只好握著這刀柄然後對天吶喊

    我~~要~~報~~仇~~

    接著

    請到天橋底下

    我明天會說第二回....
  • JOE
  • 這是金庸還是瓊瑤阿....

    還有下回分曉
  • william
  • 第二回:

    沒想到,兩年後,他真的回來復仇了!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一個手起刀落,沒有想到閉關苦修兩年,仍然無法報這血仇!

    此念一生,他只覺喉頭一甜,原來是這一怒之下已然經脈盡斷

    只見他一個踉蹌,嬌喘一聲,倒在阿雞的懷裡........

    (還需要待續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