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雨,
粉碎南台灣上百個家庭,
帶走了他們至親的親人,
也沖走了世世代代傳承下來的家產、房舍,

一夜之間,
風雲變色,
原本翠綠的山谷,
被黃土、落石所取代,
所見所及,
只有繼續奔騰而下的泥水。

常常在電視機前看著看著,
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下來了,
想到那些人在災區遭受到的苦痛,
自己卻無力可以幫忙,
只能拿出信用卡在網頁上捐款,
但,似乎又有點不踏實。

許多人會討論到底某藝人捐了多少錢,
某企業又捐了多少,
我想問,這有意義嘛?
捐的多,代表著愛心多?
捐的少難道就是冷血動物,
固然企業或是公眾人物有其社會道義責任,
但如果就已這單方面來看,
也失偏頗。
就如同高學歷的人不代表他會有高道德,
充其量只是比較會念書而已。

在這次水災中,
奮起湖沒了,
達娜伊谷也消失了,
心中有點感嘆和遺憾,
因為總是在失去了才會感覺到珍惜,
大學加研究所在嘉義待了六年,
只是一直說要去要去,
卻一直沒有成行。
也許會重建?
但也不是以往的面貌了。
人真的要把握當下,
把想去的地方,想做的是趁著年輕做一做,
不要再等到失去了再來懊悔。
也讓我對最近的人生規劃有了新的體悟,
不過,這就另一篇文再來說吧!
很多畫面在腦子裡面轉,
但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
是騜在巡視災區時,
一個男子跪倒在地聲嘶力竭的說:
「我們全家都把票投給你,
 為什麼我們要見你卻這麼的難?」
騜回了兩句話:「我不知道你要見我阿?
 你現在不是看見了嘛?」

然後在國際媒體前,
一在的將過錯歸咎於天氣,
歸咎於撤離太晚,
也許這一切都講的沒有錯,
但這不應該是從這些人的嘴巴所應該講出來的話。
如果是一個沒有同理心的政府,
是否就只剩下官僚的架構而已?

原住民住在山上,地是祖宗一帶一帶傳下來的
家當、財產都在山上,
也不是說搬就搬。
如果原住民有不錯的財力
也許他們會考慮吧!

絕大多數的原住民,
教育資源缺乏 往往在社會上也不會有太高階的工作
(我曾經想過我周遭同事 工作快3年
來來去去那麼多 也只碰過一個原住民)
要他們搬去哪阿?
現在房價高漲,
就連一般平地人買房都是一個壓力了
又更何況那些經濟狀況普遍又比平地人更糟的原住民
                                                                                
假設是自己一生的積蓄都在上面
難道在難發生前,真的捨得下山去嘛?
當你發現再上山去面目全非
那會不會想就乾脆就在上面被水沖走
還不會有那麼多痛苦。
(好吧 也許錯就錯在他們命大沒被水沖走!)

不是說他們完全沒責任,
水土保持破壞、濫墾濫伐,
這些是誰造成的?
那主管機關在這些該保護的地方有沒有善盡監督的責任?
那他們不在上面種果樹檳榔,
他們要靠什麼維生?
                                                                                
我覺得有些東西,
並不是單純以我們沒有身處在災難的人的想法去想,
現在這個政府很多地方被人詬病的地方,
就是那些像晉惠帝一樣的思維,
當你身處他們角度去想,
他們為什麼要做這種決定,
為什麼他們不跑
是真的不跑?還是跑不了?
很多東西是很耐人尋味的

願天佑台灣,
在重建的過程中,
不要再有其他的災難發生,
願死難的同胞安息!
R.I.P
創作者介紹

想飛 JOE要勇敢追

chi2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